16mn方管外矿发运成本支撑需求预期边际改善等因素

2022-01-04 12:18:11      点击:
16mn方管2021年,铁矿石经历了“大起大落”。从今年7月中旬开始,铁矿石改变了前7个月疯狂上涨的格局,呈现单边下跌趋势。到了11月,累计跌幅从年内高点超过50%,价格基本回到一年前的水平,之后略有反弹。
截至12月31日下午收盘,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全年下跌31.73%,在商品期货中排名第二。截至12月31日,铁矿石指数累计跌幅为26.35%,青岛港PB粉累计跌幅为26.91%。
2021年5月中旬,同期较高的成品产量反映了强劲的实际需求,并将当时中澳关系带来的不确定性叠加在国外矿石出货上。供不应求的基本面预期导致铁矿石盘面创历史新高。但7月份后,各省相继公布粗钢限产政策,叠加能耗双控、供暖季、环保临时限产等政策相继出台,导致铁矿石需求大幅下降,铁矿石期货、现货价格也在此过程中大幅下跌,11月中旬达到年内最低点。随后在国外矿山运输成本支撑、需求预期边际改善等其他因素影响下触底反弹。
纵观2021年铁矿石盘面,不难发现政策对盘面走势起到了决定性作用。2021年上半年,受钢厂利润、成品实际需求、粗钢产量平控、环保政策文件等因素多重影响,铁矿石高位震荡。2021年下半年,粗钢产量平控等限产政策开始逐步落地。一是政策影响下铁矿石实际需求大幅减少,配合房地产政策收紧导致成品需求减少的宏观环境。二是铁矿石价格大幅回调导致中国黑色产业链利润重新分配,有利于中国黑色产业后续健康发展;三是接连出台的限产政策,与“十四五”时期“碳中和、二氧化碳排放峰值”的未来发展重点相吻合。因此,政策因素对铁矿石期货的影响不容忽视,政策解读对于铁矿石市场研究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2021年,铁矿石价格前高后低。
第一阶段(1-3月):一季度铁矿石盘面呈现震荡走势。受疫情影响,国家号召节假日不返乡16mn方管,导致2021年春节前后铁水日均产量和高炉开工率高于近年同期。在春节叠加强劲现实需求导致港口作业效率下降、港口压力增大、进港量阶段性下降、钢厂节前补货行为等综合作用下,市场交易情绪良好,各粉矿现货价格处于同期最高水平,较大的基差为盘面上行提供了动力。但与此同时,1月份工信部再次提到全年粗钢产量的平控,3月份唐山地区空气质量恶化,环保限产文件相继出台,铁矿石预期需求为负,明显打压盘面上行。
第二阶段(4月-5月中旬):各阶段均创历史新高。4月上半月,在高表观需求和限产预期的加持下,成品价格大幅上涨,钢厂利润持续扩大,促进了非限产区高炉开工率和产能利用率,铁矿石需求加强,刺激钢厂强化高品位矿占比追求铁水产量, 导致中低品位粉与高中品位粉的价差不断扩大,铁矿石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。 五一劳动节之后,在市场预期钢厂节后只需补仓的情况下,节后第一周贸易商现货港口日均交易量达到215万吨,为年内最高水平。在市场热烈的交易氛围和交易者强烈的报价意愿下,5月中旬铁矿石期货和现货价格均创下历史新高。
第三阶段(5月下旬至7月中旬):回调后高位震荡。5月中旬以来,全国人大多次点名商品。在“保供稳价”的政策要求下,铁矿石价格有所回调,但高铁水和高基差的产出仍对铁矿石价格有明显支撑。5月底,市场到达阶段底部,开始反弹。中澳关系叠加、供给侧山西矿难扰动、建国100周年前后环保政策在周年加码、粗钢减产对需求侧影响后,铁矿石基本面呈现供需弱格局,矿石价格呈现震荡走势。
第四阶段(7月下旬-11月中旬):趋势性下降。2021年下半年,各省粗钢平控政策相继出台并逐步收紧。样本钢厂铁水日均产量由7月16日的235.7万吨降至10月1日的210万吨。铁矿石实际需求大幅下降导致钢厂主动去仓卖出长协资源,而港口库存持续累积,铁矿石基本面发生根本变化,盘面走势下滑。10月中下旬,部分地区停电限产,加上华北地区环保限产的临时要求,导致铁矿石实际需求再次走弱,钢材旺季需求的衰竭加上国家加强价格调控措施,使得黑市受到严重冲击,11月中旬铁矿石盘面触及年内最低点。
第五阶段(11月底至12月底):强势预期带动盘面反弹。在低估值下,铁矿石开始反弹,同时地产预期改善和钢厂预期复工复产双加持,铁矿石一路走高。
行业:2022年供大于求仍将持续,铁矿石价格可能会逐步下行。
2022年四大矿山产量小幅增长,产能持续增加。2021年前三季度四大矿山累计产量8亿吨,同比增长3.4%。根据四大矿山(淡水河谷、力拓、必和必拓、FMG)最新生产经营公告中的产量指引,2022年总产量约为107-11.3亿吨,预计产量增长率为0.3-5.2%,增长中心为2.45%。“今年澳巴对华出货量占比在70%左右,预计明年对华产量为7.49-7.91亿吨。产能方面,四大矿山产能规划预计2021-2025年新增产能5.3亿吨,2021年已经新增5000万吨,预计明年至少新增产能1.56亿吨。”国源期货铁矿石研究员杨惠丹表示。
据了解,“十四五”期间,我国将继续开发国内矿山资源,提高海外铁矿石进口比重。在近日举行的2021(第十届)中国钢铁原料市场高端论坛上,自然资源部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司司长鞠建华指出,“十四五”期间,要加快25个铁矿资源基地建设和28个国家规划矿区的勘查开发,构建以大中型矿山为主体的供给格局。“十四五”期间,国内铁精矿产量将从目前的2.7亿吨增加到3.7亿吨,资源保障从15%增加到21%,预计2022年将增加2500万吨。2020年中国权益矿仅占进口矿的8%左右(日本高达60%以上),是加大海外资源开发的必由之路。
杨惠丹认为,2022年,在四大矿山和国内产量增加的背景下,全球铁矿石将小幅增长。近三年,全球铁矿石产量年均增长率为1.5%,澳大利亚、香蕉、加拿大出口量年均增长率为1.9%。澳大利亚和巴西占全球铁矿石供应的56%,其中四大矿山产量占45%,国内铁矿石产量占11%。
供应方面,海通期货煤焦钢铁有限公司研究员邱认为,2022年四大矿山铁矿石供应有望增加,海外铁矿石需求已恢复至疫情前水平,16mn方管预计四大矿山对中国的占比仍将保持高位。但由于矿价下行趋势,高成本非主流矿山和国内矿山的铁矿石产量将受到抑制,减产将部分跟随铁矿石价格波动。需求方面,中国碳中和的发展目标将继续控制粗钢产量,叠加房地产整体低迷、基础设施发展滞后。预计铁矿石实际需求将继续进一步下降。因此,2022年铁矿石基本面仍将维持供大于求的格局,铁矿石价格将继续承压运行,底部支撑将是超特粉折扣仓单价格。关注后续政策对整体黑色产业的影响。